找回密码
 注册会员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2536|回复: 87
收起左侧

上海外滩建筑群钩沉一:租界形成和外滩变化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21-4-8 08:1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外滩是上海城市标志性区域,外滩建筑群1996年被评为第四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富集文艺复兴时期西洋建筑设计的精华。一幢幢风格迥异、造型别致、各具个性的建筑,组成了名副其实的“万国建筑博览”,构成一条轮廓协调、错落有致、璀璨灿烂的建筑景观。


DSC06635.JPG
DSC03922.JPG
DSC03924.JPG
 楼主| 发表于 2021-4-8 08:18 | 显示全部楼层
上海开埠时,外滩还仅仅是黄浦江边一片杂草、芦苇丛生的荒滩,沿江是一条由纤夫们用脚挥汗踏就的小道。这时的黄浦江岸属于黄浦江泛滥时的淤泥地带,没有任何防护设施。法国冒险家描述当年的外滩:“满目的荒滩芜地,到处河汊纵横,茅草偕芦苇共生,江鸥伴蚊蝇齐翔,野田旷地之余,累累者皆冢墓也。”
但当时的黄浦江已经是商业繁忙的河道。除了已经开始的对外贸易外,上海是清朝漕运的起点,由于大运河淤塞,苏松地区的漕粮,是从这里开始起运,走海路达京津。
1842年前上海县城外的黄浦江,江边是大批运粮船,码头集中在老城厢外。
01-01.jpg
01-02.jpg
 楼主| 发表于 2021-4-8 08:19 | 显示全部楼层
外滩从荒滩开始,先是成为洋行的码头仓储用地,逐渐变化为银行聚集地,最终成为一条世界著名的金融街,经历了一百余年的历史。
本篇主要讲租界形成、外滩变化过程中的建筑物、道路、码头和其他。
这是1949年5月外滩回到人民手中时的照片
01-03.jpg
01-04.jpg
 楼主| 发表于 2021-4-8 08:3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系列文章曾经在本论坛发表于2009年9~10月,有11篇,现在重新编写,将分五篇。后面四篇将介绍外滩(包括中山东二路、外滩源、苏州河口两岸的建筑共约50个单元建筑的历史和结构)

文章第一篇已发表于微信公群号,这是微信公众号的二维码,扫一扫,可以看全文。


由于篇幅关系,下面介绍一些主要内容和图片
DSC03993.jpg
 楼主| 发表于 2021-4-8 08:34 | 显示全部楼层
上海于道光二十三年(1843)九月二十六日(11月17日)正式开埠通商。
1845年11月29日,宫慕久公布了《上海土地章程》23款。这个被视为上海租界“根本大法”的章程划定了租界界址:南至洋泾浜(今延安东路)、北至李家场(今北京东路)、东至黄浦江,西至界路(今河南中路),面积约830亩。章程的出台标志着中国近代史上第一个租界的出现。而当年在沪的外侨只有90人。
历史上这块土地属于上海县高昌乡二十五保三图范围。
103.JPG
104.jpg
 楼主| 发表于 2021-4-8 08:35 | 显示全部楼层
从1845年起这里被划为英国租界,英国人使用黄浦江边作码头,并在这里铺设了马路和加固了江岸。英国商人的房子也得到了英军的保护,探险家、商人们纷纷踏上了这块滩地。
最初几年的洋泾浜以北地区,是一片“棚户区”。最早来沪的侨民,英国植物学家福钧描写他住过的简陋房子:“每值晨雨,则衣被尽湿。天雪,则六出飞舞,自窗隙而进。”就在这外国侨民的“棚户区”里,有商行25家,侨民100多人。
外商到外滩的第一件是建码头,有了码头,才能将外国人的货物起上岸,有了码头,才能将中国的货物装上船。
但洋式帆船吃水较深不能靠泊滩岸,锚泊在黄浦江中流,只能用驳船过驳到岸。因此,一开始就在外滩沿江建造驳船码头。此类码头系土石方堆砌的斜坡或踏步,伸向江面约十余丈,面积小,结构简陋,造价低。码头上没有堆场与仓库。仓库一般都设在外滩洋行建筑的底楼。
到道光二十九年(1849年)从洋泾浜到北京路,外滩已有11家洋行建了类似砖木结构的房屋,多为英国乡村建筑样式,或者是带有宽大内长廊式阳台的东印度式建筑(券廊式)。原有简陋的竹草棚子才陆续拆除。
外滩的环境,让这些在印度待过的英国人,用孟买、加尔各答的帕西族语言“Bund”,意为“江堤”或“堤岸”。把这里称为“The  Bund”。
01-13.jpg
 楼主| 发表于 2021-4-8 08:36 | 显示全部楼层
清道光二十三年(1845年)英商怡和洋行率先在现在北京路外滩租地,越二年建居住和办公合一的2层楼建筑。
最早的怡和洋行和仁记洋行在外滩的建筑(后来拍摄的)
01-14.jpg
01-15.jpg
 楼主| 发表于 2021-4-8 08:37 | 显示全部楼层
1846年4月28日,巴富尔,擅自定下居留地范围内的李家场地皮,作为建造领事馆的用地。此地扼于黄浦江与吴淞江(今苏州河)的交汇之处,曾是淞沪清军第二炮台的所在地,1842年6月英军在攻克吴淞炮台后进逼上海县城的途中,唯独在此处遭受过清军的顽强抵抗,余皆一马平川。因此,拿下这片业已废弃的炮台,对巴富儿而言,还别有一番深意在其中。由于公款不能用,他自掏私囊四千,先垫付了定洋。
这是巴富儿看中的李家场地块示意图,
图的背景是现在的建筑、道路和岸线。可以看到,当时的李家场是紧靠在吴淞江黄浦江河口边的。原黄浦江岸线为红线。而原黄浦江涨潮时的最高水位(蓝线),就可达到李家场边,岸线与最高水位之间是河滩,涨潮时淹没,河滩上有拉纤船舶用的纤道等。
土地上有清军炮台遗址、李家场,石、吴、曹等姓的田地、宅基、坟等。
106.jpg
 楼主| 发表于 2021-4-8 08:38 | 显示全部楼层
但按照英国法律规定,所有驻外领事机构只能租地办公,不允许购置地皮起屋造房。巴富儿此举被英国外交部视为大谬,惩罚随之而至。同年10月,巴富尔不得不自请辞职。接替他的是阿礼国。
巴富尔的继任者阿礼国(1807~1897,Rutherford Alcock),极其能干精明,他的外交才能在与中国官府的交涉过程中发挥得淋漓尽致,因此深得英国外交部赏识。
这就是上海第二任驻沪领事阿礼国,
01-17.jpg
 楼主| 发表于 2021-4-8 08:40 | 显示全部楼层
阿礼国依据《上海土地章程》关于“修补桥梁,修建街道,添点路灯;添置水龙,种树护路,开沟放水,雇募更夫。”等规定,于道光二十六年十一月初五日(1846年12月22日),租用礼查饭店(当时位于现金陵东路外滩处),召集租地外人大会,作出决议:成立“道路码头委员会”(Committee on Roads and Jetties),设立委员3人,负责征收捐税及建设等事宜。每年1月份召集租地人大会,听取道路码头委员会的工作报告,选举新的委员会等事务、这个“道路码头委员会”就成为英租界市政管理机关的雏型。
道路码头委员会“在租界西面同华界的分界处修筑了一条道路,用沙土和碎砖铺设。这里原是上海道台为区分租界开挖的一条壕沟,道路筑成后,便成为“界路”,是租界的第一条道路”。
1847年外文手绘地图上的英租界范围和李家场,
注:最早的英租界地图当时都用上西下东画法。
107.jpg
 楼主| 发表于 2021-4-8 08:41 | 显示全部楼层
阿礼国依据《上海土地章程》中“将来如有更正,应须另行商议……随时会同酌定”的规定,正式提出了扩充租界的要求,新任道台麟桂只得满足了他的要求。同年11月,中英双方订约将英租界面积向四周扩为2820亩。西界向西拓展到一条连接洋泾浜与苏州河的小河。(后来在泥城之战中此浜才被称为泥城浜,即现在的西藏中路)
上海道台麟桂当年还答应美国圣公会主教将虹口辟为美国人的居留地(并没有划出范围)。
这是1948年英租界扩张后,初步绘制的上海英租界城市和港口计划(没有经过测绘),
108.jpg
 楼主| 发表于 2021-4-8 08:42 | 显示全部楼层
阿礼国同样钟情于巴富尔的那块地皮,由于英国外交部对阿礼国的尝识,居然顺利得到核准,还是将地皮买了下来。在匆匆忙忙建造领事馆房屋后,1849年7月21日英国领事馆从老城厢搬入外滩李家庄新馆办公。这块地皮就是今天北京东路以北的外滩33号。
在这块土地上最早建成的英国领事馆(绘画)。
01-21.jpg
 楼主| 发表于 2021-4-8 08:43 | 显示全部楼层
但仅用了两年,此建筑就出现了问题被迫拆除,1852年领事馆重新翻造房屋。
这是1852年后重新建造的英国领事馆(绘画,旁边是苏州河上1856年建的韦尔斯桥),
01-22.jpg
 楼主| 发表于 2021-4-8 08:43 | 显示全部楼层
一条洋泾浜,把上海划分成南市和北市、中国和西方、传统和现代的两边风景。一边是飞檐翘角的秦砖汉瓦,一边是方正规严的东印度公司式的殖民地大班建筑。最初的上海,按上海道台和英国领事的意见,为防止华洋间多事,采用“华洋分居”的办法。洋泾浜以北,只准原来的中国居民在把土地租卖给洋人之前暂时居住,而后来,华人只可白天入北市贸易,晚上必须回城,连佣人也不得与洋人同住。清庭要同时提防华人和洋人。正好有洋泾浜,把“夷性犬羊”的西洋人和“生性刁滑”的上海人隔离开来,这是统治者的如意算盘。
从1851年地图上可以看到:洋泾浜以北已经在划地建设,而紧邻县城北门外,北到洋泾浜的土地虽然已经辟为法租界,由于法国来华商人寥寥可数,开埠初期的法租界虽然拥有良好的区位条件,却几乎没有什么开发。只在黄浦江边有一两个法国的洋行(主要经营瑞士钟表),法国领事馆寄居在一处中国式平房内(四川南路),县城北门外的小街上(河南南路)有两排中国人的房屋,其他地方则仍然保持着乡村本色。(与之相比,来自法国的耶稣会人士早已潜入上海浦东、松江等地的乡村。1847年,他们选中上海西郊徐家汇建立江南传教区的总部,机构相当庞大。并开始形成了一大片教会区)。
这是1851年的租界地图,
109.jpg
 楼主| 发表于 2021-4-8 08:44 | 显示全部楼层
在“华洋分居”的时代,租界里的人口很少,据《北华捷报》出版的1854年《上海年鉴》记载:1844年外侨人数是50人,1845年是90人,到1850年210人,1851年265人。租界外国人口增长速度是随着中外贸易增长而自然增长,十九世纪五十年代的外国人,大多是做外贸的商人。另据记载:1850年142名有职业的外国人(其余是随来的家属)中,有112名商人,12名传教士,6名外交官,4名医生,2名报人,2名银行家,1名药剂师,1名面包师,1名家具师,1名建筑师。没有餐馆、戏院、书店、体育场所人员……,这个数字说明:租界里的洋人除了贸易,还没有南市华人那样完整的文化、社交、娱乐等社会生活。
开埠初的外滩。
01-40.jpg
*滑块验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沪ICP备07025636号

GMT+8, 2021-4-16 16:16 , Processed in 0.028386 second(s), 8 queries , Yac On.

Metrofans © 2006-2014

本页面由 Comsenz Discuz 驱动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