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会员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127|回复: 0
收起左侧

[资讯分享] 口述金山 改革开放1978-2018(八)金山区的基层社会治理创新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1-29 21:5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转自《金山报》2018年7月2日

2018年是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40年来,金山在经济社会发展的方方面面都取得了历史性的进步。为了展现金山改革开放不平凡的发展历程和令人瞩目的发展成就,本栏目采用口述史的方式,记述金山政治、经济、文化、社会、生态诸领域中先行先试的改革案例、生动活泼的创新故事、勇于担当的时代人物。稿件由金山区委党史研究室提供。

【金山区的基层社会治理创新】

口述人:陈卫东

口述前记

陈卫东,1969年1月生。曾任金山区石化社区(街道)党工委委员,金山区委办公室副主任。2016年8月,任金山区社会工作党委书记、社会建设办公室主任。2018年5月,任金山区委组织部副部长。从2015年5月起,兼任金山区委创新社会治理加强基层建设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具体负责全区创新社会治理加强基层建设的统筹协调工作。

金山区的基层社会治理创新成为一个全局性、系统性的工作与上海市创新社会治理加强基层建设工作基本是同步的,即2014年完成基础调研,2014年底至2015年初形成政策性文件,2015年开始逐年落实。

一次深刻调研

2014年,市委将“创新社会治理加强基层建设”列为当年的1号课题。4月初,召开调研动员部署会,正式启动调研工作。根据区委部署,区委办负责总体联系工作,区社工委负责具体跟进。我们对石化街道、山阳镇、朱泾镇、廊下镇和枫泾镇进行了重点调研。后面还开了一次座谈会,区级层面社会事业相关的委办局以及未调研的几个镇分管副镇长都来了,进一步听取意见建议,为的是不遗漏其他面上情况。

通过调研发现了很多基层社会治理中存在的突出问题,比如在石化街道的一场居委会干部专题座谈会上,我们邀请五个新旧小区的居委会书记参加座谈,听到最多的就是反映居委会干部待遇与培养问题。当时,居委会干部收入普遍较低,参加座谈的居委会书记都是石化厂内退后到社区当干部,他们除了工资还有一份退休金,生活还过得去。但是,考虑到未来接班的干部不可能有两份收入,过低待遇就留不住优秀人才。书记们普遍认为需要花大力气给一些政策,包括合理待遇以及上升通道,这也是与复杂程度与工作难度不断提升的社区治理工作要求相适应的。

市委、区委在前期调研走访基础上,同步启动调研报告的撰写。调研报告分为一个主报告和多个子报告,区社工委负责主报告和美丽乡村报告,区委组织部负责村居书记队伍建设报告,区编办负责机构改革报告,区民政局负责发展培育社会组织、社会力量参与治理报告。从我的经验来看,这次调研在发现问题的广度、深度上都非常到位,没有对很多尖锐的体制机制问题进行回避。这种实事求是的态度以及拿出的科学调研结论,也为创新社会治理加强基层建设工作的正式启动打下了坚实基础。

“1+7”实施方案

调研给出的问题解决方案最终固化为政策文件,成为 指导工作推进的总纲。2014 年12 月底,市委出台“1+6”政 策文件,其中“1”是《关于进一步创新社会治理加强基层建 设的意见》,“6”涉及街道体制改革、居民区治理体系、村级 治理体系、社会力量参与社区治理、网格化管理、社区工作 者管理等方面。

2014年12月,金山区根据市委“1+6”文件精神,完成工作推进方案。2015年1月,正式下发金山区创新社会治理加强基层建设“1+7”文件,“1”即总文件,“7”则涉及区域化党建、村居干部队伍建设、美丽乡村幸福家园建设、石化街道体制改革、网格化管理、引导社会力量参与社区治理和社区工作者队伍建设七个方面。这里我特别想提一下“美丽乡村幸福家园”文件的具体背景和演变过程。2013年,市社工委有个市区联动项目,我们计划将基础较好的廊下镇中华村、朱泾镇大茫村做成“美丽乡村·幸福家园”项目。推进过程中发现,美丽乡村整体规划不能仅从村级层面入手,区里要有一个明确考虑。区领导肯定了我们的想法。在这个背景下,中华村打造成了市区联动项目,大茫村作为区级项目试点推进,随后拓展到25个镇级试点村。2014年,市委课题调研期间,这个项目试点还在推进当中,而且是金山区创建上海市文明城区的八大项目之一。

出台文件的同时,工作推进领导小组在区委主要领导牵头下成立,最初将办公室(即区委推进办)设在区委组织部。2015年5月之后,对照市委格局,分管领导调整为区委副书记,区委推进办也从区委组织部调整到区委办。2015年9月前后,中央在四省市开展群团改革试点,职责相应并入推进办。2016年9月,推进办架构再次调整,部分调整到区社工委(社建办)。

党建区域化治理多样化

“1+7”文件在实践中形成了富有金山特色的“党建区域化、管理网格化、服务网络化、共治社会化、自治民主化、保障法治化”创新社会治理工作格局,即“六化同步”。围绕“六化同步”,一大批具有基础意义、长远影响的体制机制和工作举措得以形成和落实,搭建起金山创新社会治理加强基层建设的“四梁八柱”。

区域化党建严格意义上限定在本地本区域,但是金山自身资源非常有限。于是,区委采取泛区域化党建思维,得到市委高度肯定。市委组织部牵线搭台,市委十三个大口党委(包括上海警备区)与金山结对,开创了上海区域化党建的郊区模式。“心联鑫”区域化党建第二次会议召开后,吸收了四名“两新”组织成员,包括华信能源、红星美凯龙、梧桐道、青创联,形成区域化党建“13+4”的格局。

2015年3月,区镇党建服务中心成立并相继实体化运作,成为了区域化党建格局的重要组成部分。各中心通过梳理需求、资源、项目三张清单,有效调动社区群众和区域化党建联建单位积极性,三年时间提出了1900多个公益项目,筹集了3000多万的资金,服务了8万多群众,群众获得感很强。特别是做到了精细化、精准化,比如周末陪伴老人聊聊天,这个服务项目不花钱但是很有温度。党员群众参与的门槛降低了,更有意愿和能力参与社区服务与治理。

管理网格化最主要的是两个方面,一方面是网格化中心建立与运作,另一方面是区级执法力量下沉,共同形成面向基层一线的管理、执法体系。网格化中心最突出的是做到了全覆盖和精细化。信息采集员利用移动互联网技术采集信息上报,再由网格化中心派单给相关部门处理。为了做好网格化管理工作,在基础硬件比如监控探头等方面做了大量投入。区级执法力量下沉主要涉及到城管执法、房管、绿容、住房保障等单位,管理模式为“镇属镇管镇用”“区属街管街用”两种模式。

服务网络化与管理网格化是相互关联的,核心思维都是解决“最后一公里”问题。服务网络化含义很丰富,比如撤制镇基本管理单元建设,兴塔、新农、松隐、干巷、钱圩这些撤制镇公共服务点位不能有效覆盖做到公共服务均等化,于是就采取了建设基本管理单元这个办法。基本管理单元简单来说,相当于一个撤制镇区域范围内要搭建一套完善的公共服务体系,标配是“3+3”,也就是三个中心加三个所,社会事务受理中心、卫生服务中心、文体中心,公安派出所、市容所、市场监管所。在民政局牵头下,基本管理单元建设已经在全部撤制镇落实。

共治社会化是创新社会治理加强基层建设的一个重要特征,我印象中比较有代表性的工作是引导社区社会组织参与社会治理。但是,金山社区社会组织相对中心城区发展水平还有待提高,如何加快培育成为一项重要课题。2015年,根据区委推进办的分工,培育社区社会组织、枢纽型社会组织工作的任务主办单位为区社工委、区民政(社团局)。两家单位经过协商,联合发文明确社区社会组织登记注册的具体条件。文件在放宽登记准入条件部分进行了具体举例式的规定,比如开办费用降低到不少于5000元,场地条件要求在社会组织服务中心有固定办公位置等。文件下发后,石化街道、朱泾镇、廊下镇等先后培育了一批有一定影响力的社区社会组织,其中有朱泾镇的心启航服务社、石化街道的乐心公益服务中心、廊下镇的精灵家园公益服务社等。在社区社会组织的参与下,专业化、精细化、个性化的社区服务成为了联系服务群众的新方式。

可以说,创新社会治理加强基层建设给最基层的村居社区带来了重要变革,2015年以来全区创新村居自治方式形成热潮,基层自治民主化开始出成果。其中,吕巷镇巷邻坊是最具有代表性的一项工作经验。吕巷镇在全镇各村累计建立100多个“巷邻坊”服务点,一般选在党小组长、村民小组长家,或者其他有一定威望的群众家中。比如,夹漏村16组服务点设在党小组长蒋引芳家,蒋引芳根据村民茶余饭后爱串门的喜好,组织组内党员到“巷邻坊”开展学习交流,氛围轻松又能起到学习教育的作用,这是巷邻坊的第一个功能。第二个功能是居民服务,以往村里老年人缴纳水电费要坐公交车到镇上,来来回回比较折腾,在“巷邻坊”负责人的协调下,促成了结对“代缴”邻里互助的搭子,这就是典型的群众帮群众。第三个功能是及时反映民情,村民都很支持夹漏村整治黑臭河道,但普遍认为滩涂台阶造的太高使用起来非常不便,把问题反映到“巷邻坊”,很快就上报到村委会、镇上职能部门,第一时间得到协调解决。第四个功能是民主自治议事,有村民在巷邻坊议事提出,停车要有序,希望划车位,大家一商量认为有道理,负责人跟村里协调,很快就划了车位,这就是典型的自下而上形成议题又解决问题。第五个功能就是各级党代表、人大代表“下访”联系的落脚点。

2017年,吕巷镇夹漏村“巷邻坊”服务点成功申报为由民政部、中组部、国家发改委、财政部以及农业部共同评选的全国“以村民小组或自然村为基本单位的村民自治试点单位”。

社会治理创新也是依法治理框架下的创新,在保障法治化方面也有两个典型事例。一个是亭林镇金门村的“三级规约”,就是村规、组规、家规。为什么要搞这个“三规”?村里过去有一些突出问题,书记、主任一不在家很多事情就很难处理;村委会列出的困难补助条件比较原则,结果出现了一些好吃懒做的懒汉,群众感觉不公平。搞了“三级规约”,能够按照村规、组规、家规有层次地将三个空间以法治化手段管起来。立了规矩,不用书记、主任出面也能办事情,按规矩办事杜绝了人情干扰,更能够公正处理大小事务。另一个是司法局主导的“村村有顾问,事事依法行”,每个村都聘请律师做法律顾问,律师帮助村里依法规范经济活动、处理矛盾纠纷,效果很显著。2016年5月到6月,《人民日报》、新华社等中央媒体对这项工作进行了专题报道。
我深切感受到,创新社会治理加强基层建设两项关于工作队伍的重大改革是支撑“六化同步”的坚实基础,其一是居民区书记享编纳编制度,其二是社区工作者队伍的建立。

居民区书记享编纳编制度是为了解决居民区书记长期以来待遇较差的突出问题,享编是指一到居委会书记岗位上就享受事业编制待遇,纳编是指两届六年后纳入事业编制,之后再满五年,就可以调整轮换到其他事业编制岗位,正式获得事业编制。建立社区工作者队伍是为了提升村居干部的专业化水平,保障一定的收入待遇,同时打通职业晋升通道。目前,全区共有社区工作者1000余名。

打响几个“台柱子”

总体来说,金山区基层社会治理创新工作取得了积极成效,在多个方面也出现了具有一定代表性和影响力的工作亮点与品牌。我印象最深的有三个品牌。

第一个工作品牌是朱泾镇“互联网+社会治理”经验。朱泾镇以“互联网+”思维助推社会治理创新,推行“电子走访”“宅基走访”“电子巡查”,推出“朱泾365热线”“美丽朱泾○频道”两大为民服务品牌项目。所谓电子走访、宅基走访、电子巡查,都是通过基层干部手持移动互联网终端扫描二维码或者GPS定位系统,并结合文字、语音输入等将走访、巡查情况及时录入和反馈,提升发现问题、解决问题的效率。“美丽朱泾○频道”是与东方有线公司合作开通的一个电视频道,既可以开展工作宣传,也能够让居民通过电视参与社区议题讨论和决策,评价村居干部,获得养老送餐等服务。

第二个工作品牌是石化街道“8+3”错时工作制。石化街道要求辖区内的居委会工作人员在白天8小时工作时间基础上,下午5点下班后,以轮班的形式再工作3小时,以满足居民在傍晚办理事务和参与活动需求,解决“同时上下班”导致的“相邻而难相逢”问题。“8+3”错时工作制推广以来,居委会与居民的联系更紧密,居民在社区获得服务更便捷,居民参与社区治理更积极。石化街道“8+3”入选2017年度上海市社会建设创新项目十大优秀项目。

第三个就是金山卫镇“两个六点半”工作法。简单来说就是早上六点半到茶馆、老年活动室与群众聊天、宣讲;晚上六点半到广场,组织文体活动。“两个六点半”抓住了群众最集中也是最愿意与村居干部交流的时间段,把联系服务群众的工作做到群众身边。除了上述三项做法以外,枫泾镇“四治五建”、漕泾镇“四张清单”、朱泾镇“六诊法”等经验同样获得了市级层面的肯定。

金山区创新社会治理加强基层建设工作成效卓著,但不可否认,一些工作还需要再推进、再完善。前段时间遇到一位村里的老书记反映,他马上就要退休了,退休后每月1600元左右的退休金,相较普通工人退休待遇还相差甚远。我们通过居委会书记享编纳编等举措解决了居民区干部的待遇问题,社区工作者队伍体系的建立解决了居民区干部上升空间的问题,但是有一些历史遗留问题依然有待解决。
*滑动验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全站热点上一条 /1 下一条

手机版|沪ICP备07025636号

GMT+8, 2018-12-14 04:50 , Processed in 0.009284 second(s), 12 queries , Gzip On, Yac On.

Metrofans © 2006-2014

本页面由 Comsenz Discuz 驱动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