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会员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2748|回复: 13
收起左侧

[房产观澜] 上海青年正跨入新租房时代:家庭不租 带小孩不租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8-6 14:1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2YZi-fyitpmh2613864.jpg

bZq2-fyitapp1497078.jpg

u5xC-fyitamv5932064.jpg


上海交通大学闵行校区附近,从江苏镇江到上海实习的大学生卞雅兰已经在一栋公寓楼住了一个多月。

  即便对21岁的她而言,体验都是新鲜的——夜幕降临,到了21时,公寓一楼依旧非常热闹,公共空间里放着音乐,健身房里全是人,年轻人打牌、戴耳机看电影,还有十多人在一间小教室上绘画课。两位刚跑完步的姑娘,抱着西瓜,找了张桌子坐下,然后一人一勺挖着吃,西瓜是在附近买的,公寓门口设有保安亭。有时,公寓外墙上有大幕,能放露天电影,卞雅兰看完电影回屋,常能看到一楼很多人在玩“狼人杀”,这款流行于青年群体中的策略类桌面游戏,玩到很晚,越玩越来劲。

  这里不像大学宿舍,也迥异于居民社区。卞雅兰觉得还不错,对她而言,每月999元的租金,另加50元水费、100元的电费,住一个四人间,可以接受。这里也有单间、两人间,当然,价格不同,但能分期支付。

还值得一提的是,卞雅兰选中这里,用的是手机APP;租客完全不用和房东打交道,只需在微信群里把网络故障、噪音骚扰等问题@管家,几乎都能得到回应,不久就有专业维修人员上门;每逢周末,微信群里会组织活动。而每位租客其实都是“广告媒介”,朋友圈中的生活状态一转,便是广告,而且介绍新人入住,还能优惠。

  类似的集中式长租公寓,正在上海不断萌生——从某种角度看,更多元的新租房时代可能将要来临。日前,住建部等9部委支持在人口净流入大中城市培育和发展住房租赁市场,并选取12个城市先行试点。上海也出了“新招”,前不久首批公开出让的两幅租赁住房用地成交,采取只租不售模式;“十三五”期间,上海租赁住房用地供应占比约为31%,推出租赁住房共计70万套,加快住房市场向租售并举转变。

  城市在变,年轻人的理念也在变。他们更注重服务,有强烈的社交需求,并习惯和热衷于用互联网解决问题。据权威统计,我国每年新就业大学生有700万左右,住房租赁需求旺盛;而规模化住房租赁企业市场份额只约占2%,与发达国家成熟市场20%-30%的比例差距颇大。

  当下正崛起的新租房时代,能否给85后、90后乃至更年轻的青年一代,新的机会?

被反复提及的社交需求

  卞雅兰想象的公寓生活“模板”,便是电视剧《爱情公寓》那样,朋友们住在一起,或是陌生人住在一起成了朋友。她强调在这里长期住的好处:有微信群,交新朋友,参加活动,能慢慢扩展社交圈。

  氛围不错,但真正的“爱情公寓模式”还没能实现,那是“几个朋友住在一个大房子里,每个人有自己的房间”,而她当下住的四人间,环境显然远远达不到。比如,隔音效果不好,她房间隔壁住着小伙子们,正巧和她的室友是大学同学,他们彼此之间打招呼竟是“敲墙”,然后隔着墙说话就行。可话说回来,“敲墙”又带着热络的意味。

  据多位租赁行业从业者观察,国内大多数年轻租房客的痛点之一便在于“住在老公房里,设施陈旧,没有社交,更没有服务”。因此,将公寓与社交结合,几乎是上海大多数新兴的长租公寓运营方的做法。

  在宝山区淞浜路的一所“国际青年社区”内,店长朱亮向记者展示健身房、台球室和公共厨房,和卞雅兰所在的闵行这处公寓一样,也建起不同的群,组织“狼人杀”和“三国杀”这一类桌面游戏。

朱亮还从外头约了健身教练来办讲座,并欢迎周边的大学生来打桌球,曾有上班族觉得办公室太沉闷因此提出来这里开会,他也举双手欢迎。在他看来,现在年轻人喜欢“晒生活”,朋友圈一发,也就传播了该社区的品牌。“和在小区租房相比,这里更有人情味。”朱亮说。

  因为租客定位的不同,活动自然也有所不同。上海一家“生活服务集团”的副总裁钱智康告诉记者,有“高层次公寓”会组织音乐会和酒会,还有公寓与众创空间结合,在公共空间组织开展各行业的经验分享和技能交换沙龙。

  店长们的奇思妙想也是被鼓励的,他们可以申请经费,组织生日会、相亲派对、厨艺大赛、单车骑行活动等。时下热门的手游“王者荣耀”,不同品牌的公寓内不约而同都设了比赛,一家“轻社区”的企业总部还要求门店举办比赛,店长可申请经费奖励胜利者。这家轻社区的宝山店店长亚伦说,原本每周有电影日,可只要看电影的观众一多,就会自动改玩“狼人杀”,因此电影日及时取消,更换成了“狼人杀”活动。“我们最近发了一篇公众号文章,专为收集大家的活动意愿,看大家想玩什么,就组织什么。”

  家庭不租,带小孩不租

  卞雅兰介绍了比她更年轻的金田来住。老租客介绍新租客,二人月租各减免100元。20岁的金田也是大学生,觉得这里的环境比学校好——有24小时保安值班,隔两周还有阿姨来房间打扫卫生,公寓里有食堂,价格跟街边小吃店差不多,十几元一份快餐。

  金田说起同住的一位学姐,因为工作地点较远而四处找房,可兜了一圈又回来了。“外头又贵又差。”这位学姐说。

  对于大学毕业没几年的年轻人而言,集中式的长租公寓,似乎确实比传统的居民小区更具性价比。

  30岁的姚勤(化名)也来长租公寓看房。她已工作5年,有稳定收入,这个群体是各长租公寓的主打客群。姚勤喜欢这种公寓的装修风格,没有任何奇怪的软装潢,屋里就一张床、一张书桌,简单小清新,投年轻人喜好。更关键之处在于“真实”,照片与现场几乎一样。找房子也便捷,不必到处跑,就在一栋楼里看看不同的房型就好。

  姚勤说起这些年在老式小区租住的苦处。和陌生人合租一套房子,难免差异较大,最激烈的一次冲突,是她误将自己朋友留下的鞋子认为是对门夫妻的,便好心放在对方门口,想不到对方半夜来吵架:“要不是你的就扔到垃圾桶,干嘛放在我们门口?!”隔三岔五,还有些其他矛盾,比如合租者是做小商品生意的,杂货堆满客厅;还比如,年轻人几乎不在家做饭,可合租者一日三餐都在家烧,燃气费却要平摊;再比如,有夫妻周末带年幼的孩子来住,吵得根本没法休息……

  新租房模式,也因年轻人的新观念而生。从事金融行业的姚勤,更注重租房的地理位置和舒适程度,即便租房支出占了收入的一半,但“睡的地方不好就不叫生活”,她非常愿意每年多花一两万元在房租上。

  姚勤非常认可这批新兴长租公寓对租客的普遍要求——“家庭不租,带小孩的不租。”徐汇区田东路上一家“国际青年社区”的店长李荣荣解释,其实也可能有极少数的40多岁租客,只要有比较年轻的心态,就可入住。在李荣荣管理的这栋公寓里,拿出一半工资收入来租房的,大有人在。

  这家“国际青年社区”的执行总裁林友威告诉记者,他们的目标客户便是有稳定工作、具国际视野的年轻人,他们注重成长性,追求生活品质。在上海这样的大都市,这样的年轻人将越来越多。

  升级

  夜深了,22时许,卞雅兰回屋了,公寓的公共空间依旧人不少。曾志轩在台球桌旁泡茶,和朋友们喝茶聊天。旁人很难不留意到曾志轩,他衣着光鲜,光头,打耳洞。

  曾志轩说,他已在此住了20多天,是刻意来体验的。英国留学归来的他,在全国各大城市住过民宿、长租公寓,也当过沙发客。他坚信租房是未来的大势所趋,租房市场大到没法估量,因此正在计划创业,杀入住房租赁市场。

  “在欧美一些国家,很多人是一辈子租房的。”曾志轩说。类似的话,记者接触的金田等几位90后年轻人都曾提及。曾志轩认为,英国的租房市场非常成熟,但接受创新的开放程度及速度未必比得过中国。

  一家互联网租房平台的联合创始人龙东平,用手机向记者展示了一把当下年轻人玩得挺溜的租房过程:打开某支付软件或租房APP,寻找房源,直接联系房东,预约看房,满意可以签约,房东发来电子合同,手机上操作即可。入住之后,报修、交水电费、付房租、查账单都可以用手机来完成。比如,租客该付房租了,系统就会自动推送提醒;发账单后,点开就能支付,就像信用卡还款一样。相比之下,“用大本子密密麻麻记着信息”的传统租房服务模式,的确难以企及。

  新租房时代,最醒目的进步在于服务和理念。一家出租率在95%以上的长租公寓,不久前某门店新增了1位管家,专门负责微信公号推广和文化活动策划。现今,这家门店配置了1位店长、3位管家、1位保洁人员、1位维修人员。这样的人员配置几乎是目前集中式长租公寓的标配。

  很多公寓运营方正考虑将更多的服务端口接入APP或者微信公众号,比如租客需要外卖、美甲、洗衣服,点点手指就好;同在一栋公寓内,还可以通过网络交易闲置物品;若要搬家,也可以有“平移”服务,有人帮你打包、搬家,再原样布置好。还有一些细节,也被考虑到了。一家长租公寓根据都市青年喜欢坐在床沿边看书玩游戏的习惯,对床垫边缘进行加固设计,让大腿久坐不麻痹。

  最近,一家“轻社区”的某门店租客在微信群里抱怨装修吵闹。这家店虽是独栋,1-6楼,但2楼是附近一家养老院的配套,正在装修,动静较大。门店店长便与施工方沟通,希望其考虑年轻人的作息习惯,将装修时间从早上8时延到9时后开始。

难题

  像卞雅兰这些租客,最常咨询的问题就是电费。

  在某“国际青年社区”淞滨路店,一位租客在手机上看到电费账单后一脸惊讶:“我上个月电费有592元?我以前全家人的电费也只需400多元,何况白天我上班基本不在公寓。”每逢此时,店长朱亮都会耐心告知并帮忙计算,而结果往往是“没错”。因为大多数长租公寓按商业用电计费,每度电在1.5元左右。

  电费是不少长租公寓的“软肋”之一。于是,“朱亮们”成了省电达人,时常贴心教租客如何省电——开空调要注意调节温度,不用热水器时可以关掉……

  这当然只是长租公寓企业“有营收无盈利”的窘境之一。

  记者走访发现,目前集中式长租公寓大多由商业工业用地改造而成。据钱智康介绍,上海这家“生活服务集团”在全国有235家门店,管理的房间约有4万多间,“9部委发文后,对所有的长租公寓运营商来说就像吃了定心丸。我们是合法合规的正规企业,是一家考虑到要上市的企业,当然希望[**]能有更加详细的规章制度,推动支持租赁市场”。

  今年,各地密集推出鼓励住房租赁市场发展的政策。12个试点城市中,广州等城市允许将商业用房等按规定改造为租赁住房,并执行居民用水、用电、用气价格标准。

  政策暖风下,越来越多企业涉足长租公寓市场,竞争正趋于白热化。但野蛮生长期,龙蛇混杂、管理欠规范、盈利模式待验证,也是眼下长租公寓市场显而易见的。

  多年以来,年轻人租房无非是个人租赁,以及由专业租赁机构运营或房地产企业自持经营的长租公寓,而前者占比高达90%多,租客维权难、群租现象屡禁不绝等问题长期存在。在上海出台的住房发展“十三五”规划中,住房工作主要对象明确为两类人群:一是上海户籍人口中的住房困难群众;二是对上海发展作出贡献的非沪籍常住人口,尤其是各类人才特别是青年人才。

  为年轻人提供一种崭新生活方式的选择,为他们带来更好的居住体验,筑巢引凤、广聚英才——这是城市的活力所在。







好东西,值得尝试
发表于 2017-8-6 17:01 | 显示全部楼层
彻底的无产阶级了
发表于 2017-8-6 18:18 | 显示全部楼层
“家庭不租,带小孩的不租。”
chaoism 发表于 2017-8-6 18:18
“家庭不租,带小孩的不租。”

因为不婚族,丁克族会多起来
发表于 2017-8-6 20:16 | 显示全部楼层
从社群到家庭,从团体到两人私人空间,这是一个必然的过程。如果集体宿舍真的那么优越,为何当初职工集体宿舍会备受诟病?两人私密空间的要求和团体集体空间要求截然不同
发表于 2017-8-6 20:44 | 显示全部楼层
chaoism 发表于 2017-8-6 18:18
“家庭不租,带小孩的不租。”

本来这样子就不适合拖家带口
发表于 2017-8-6 20:4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zzColin 于 2017-8-6 20:48 编辑
goshawk007s 发表于 2017-8-6 20:16
从社群到家庭,从团体到两人私人空间,这是一个必然的过程。如果集体宿舍真的那么优越,为何当初职工集体宿 ...

对单身人士而言集体宿舍还是有其优越性的,更何况现在也不是没有不婚族。

其实我真觉得,那些老两万户之类的如果不拆的话,置换出去之后好好捯饬一下还是很适合做单身租赁公寓的。
发表于 2017-8-7 06:35 | 显示全部楼层
现在不买,按这个趋势,以后也可能会租不起!唉!!!所以有闲钱的真可以投资单身公寓!
发表于 2017-8-7 09:59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到80年代90年代全民租房时代咯
发表于 2017-8-7 11:35 | 显示全部楼层
会产生马太效应,富人越来越富,穷人越来越穷
两级分化越狱越严重
发表于 2017-8-7 16:55 | 显示全部楼层
zzColin 发表于 2017-8-6 20:45
对单身人士而言集体宿舍还是有其优越性的,更何况现在也不是没有不婚族。

其实我真觉得,那些老两万户 ...

老两万户那些地,当年是近郊,现在是外环内金饽饽。。。这么好的容积率,给单身公寓。。。哦卖糕的
赶快回到50年代斗地主
发表于 2017-8-8 12:23 | 显示全部楼层
挺好的,社会就是要多元化,社交生活才是这种公寓最吸引人的地方吧。
*滑动验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全站热点上一条 /1 下一条

手机版|沪ICP备07025636号

GMT+8, 2017-12-16 18:46 , Processed in 0.086031 second(s), 15 queries , Gzip On, Yac On.

Metrofans © 2006-2014

本页面由 Comsenz Discuz 驱动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